鹅池书院

只许高士此间吟
——书画家王心鉴印象

     一次闲聊,心鉴兄说自己要出一本集子,是关于诗画的。我深知一个著作者对于自己作品所包含的感情,每个艺术孕育过程和个中滋味都是一次生命的洗礼,就随即向他表示了祝贺。心鉴兄是个虚心而又虔诚的人,执意要让我给这本集子说点什么,平日里我们是以诚相待的好朋友,虽怕因为隔着行而说不到点子上,却也满口答应下来,直到读罢了整部诗稿,才唯实感觉这片竹林意境清幽,韵味深远,确信有一位高士正以饱满的情绪在现场吟诵!

其实他的全部文字与画面都依然真实地铺展开来,无论是从内心世界还是人文角度,他都详细阐释了自己所要表达的事物,特别是用多个篇章入木三分地解析了竹子的气节以及它的意象。我本无需赘言,但阅读过后又为诗人的兴致与神采所感染,想不说都难。诗人王心鉴像是刚从盛唐归来,言语中情意详尽深入,又总想给人一个精美空明的世界,这个世界显然是充满了情感与神韵的,既有客观存在的世态体察,又有主观的性情再现。我想这已经足够了,至于学者王国维先生在他的学说中一再标榜诗的“境界”与“气象”,虽属高见,但也不可牵强而就。说到底,一个文字的操持者无论境界高低或气象大小,还是要从真诚的态度出发,要有真实不虚的情怀与品质,这样写出的作品才不矫情,不低俗,不鬼打鬼的乱讲一通。王心鉴的诗歌态度是真诚的,气韵雅致而又兼具豪放,他的诗篇带来的总像是一股清新的空气。这也是我喜欢的一种格调,特别是随着年龄的增长,王维的格调自不必说,我更是远太白而逐老杜了,总觉得还是沉潜下来的好。诗歌的魅人之处也常常来自于这种沉潜,而不是高蹈的部分。诗歌中的故乡不是山坡,平原与江河湖泊等一些眼中的表象,而是一个黑暗的母体,是大地之核,是那个明心见性的过程。

我习惯于新诗写作,对于旧体诗的韵格不甚讲究。但新诗也好,旧诗也罢,都有一种来自诗歌内部的语言张力和音乐节奏,也都不外乎风,雅,颂。好的诗人需要一个自我体系,但是更需要一个解放自我的体系,宇宙无处不在,神明无处不在,写什么,不写什么,都需要具备一种穿透体系的力度,绝不能胡写一气,乱写一气,否则定会被诗歌挫伤脉气而呈现各种症状,甚至绝望到万劫不复。诗歌的迷人之处也正在于它的这种不可抵达,你所认为的全部可能都只是在途中,是幻影的临时界定,是一种渴望可能的情绪。诗人王心鉴显然是找到了自己舒缓的节奏与表达世界的委婉方式,并用一种丰沛的激情熟练地驾驭着这些发自肺腑的文字。因为整个汉语环境在当下也已发生了明显的变化,所以他相对准确地应用着那些古老的韵脚,呼唤并不停描摹着一个唯美的世界,又无不对自己笔下的人情世事充盈着悲悯情怀。特别是处于这个物欲横流人心浮躁的时代,作为一个诗人,无论写还是不写,都应该对诗歌持有一颗敬畏之心,别强调它有什么创世或救赎功能,不是你在写诗,是诗歌在诞生你与你的世界。我想诗人王心鉴也一定是遵从了内心的愉悦而写下这些感情真挚而又风格别致的文字,我还想说的是这些艺术作品回馈给诗人的将是一个更加自由与澄明的心境。

刘瑜于癸巳夏日

刘瑜,男,70 诗人,出生于山东临沂。作品散见于《诗刊》、《诗选刊》、《诗探索》、《星星诗刊》、《中西诗歌》、《诗歌现场》等刊物,诗作曾入选多种年度选本。著有诗集《独轮车》(待出),诗合集《我们柒》。

     

返回首页》》》

  名称:山东省临沂市鹅池书院 www.echishuyuan.com  站长:王玉亮    电子邮箱:wwyl1963@163.com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